您的位置: 沧州资讯网 > 历史

原始战记 第七零二章 来自远古

发布时间:2019-10-12 15:12:14

原始战记 第七零二章 来自远古

一见炎角也开始捞,长舟部落那边的人动作更快了。

泰河部落的人听到动静,也不顾神经萎靡的状态,出来看个热闹,看了会儿之后还出手帮忙。

长舟部落人的船是多,但泰河的人肯定是帮着炎角的,一见这么多泰河人开始给炎角帮忙,木伐那个气啊,泰河人能跨海过去,全是因为他们长舟部落的船!

忘恩负义!

不管木伐心中如何不平,但事实就是这样,泰河的人全都向着炎角那边。

一块块冰冻着不明事物的冰块被捞上来,有的里面只有小小一只,有的里面好像冻着好几只虫子,也有小型的动物和类似于鱼的东西。

“这里面冻的到底是什么?”多康一阵稀奇。透过冰块,他能将里面冻存的东西看个大概,只是,他也算是久居山林见识广阔,但这些冰块里面的东西,他一个都不认识,从未见过,至少在山林里狩猎到现在为止,从未见过这些。

“我也没见过。”广义虽然脸盲,但对动物还是有印象的,但他也不记得自己曾见过这些虫、兽。

泰河首领于尤也看得直摇头,他们也未曾见过这些。

“哎,长舟的,你们见过吗?”多康看向一个长舟部落的人。

“没,没见过。肯定是海里的啦!”那长舟部落的战士面上带着喜色,觉得肯定如自己首领所说,绝对是海里的,不然谁闲着没事冻虫子还有这些巴掌大的小型兽类?

对长舟部落的人来说,海里的一切东西,都是新鲜、稀奇,需要他们探索的,这些都是宝贝!

“这怎么可能是海里的?这一看就是应该生活在草丛或者树林里的。”多康看着那些冰块,不赞同地道。有的他是不确定,但有的看外形,他能凭狩猎时在山林中的所见所闻。推断那些不明生物应该生活的地方。长什么样都是与生存环境相关的,不可能长个石虫样还去天上飞。

“只是,这些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原本生于何处?”于尤也很是不解。

若只是一种也就罢了,但这些捞上来的冰封着的虫、兽。泰河、炎角以及长舟,三个部落的人,没一个见过,没一个人认识!

邵玄看向冰块飘来的方向,是风将冰块推向这边。他们出来时的那一趟,海上的风与现在的不同,就算经常有变动,但风也是有主要朝向的,现在大概因为冬季渐离,才会将这些浮冰推向这边。

在浮冰飘来的方位,更远的地方,或许还有更多这样的浮冰。不过现在并不是去那边寻找浮冰的时候,他们主要事情是安全返航。

船队没有改向,只是暂时缓下来。将那些冻存着东西的浮冰捞上来看。

有些浮冰因为融化,里面的虫、兽露出来一部分,被海里的鱼啃咬过,残缺不全,腐烂严重,而冻在冰里的却依旧趋近完好,两个极端。露出来的会腐烂被吃,冰冻着的继续保持着原本的样子。

他们捞上来的,绝大多数都是将里面的东西完全冻住的冰块,那些半腐烂的。有啃咬痕迹的,就算捞上来,也只是好奇地看一眼之后便重新扔回海里去。

“传闻,那个方向是极寒之地。”于尤突然说道。

“极寒之地?”邵玄问。

“那也是从我们泰河的先祖留下的手记上看到的。之前没想起来,刚才见你一直看着那个方向,才突然想起似乎有这么回事。”于尤说道,“那边具体什么样子,我们未曾去过,并不知道。先祖们也只是听说而已,记载得少。想来既然是极寒之地,定是人烟稀少,所以才鲜少有人提起。”

天气恶劣,气候不适生存,人少了,大家都不愿意往那边去,关于那边的事情,自然就会渐渐消失,不再被人们提及。

于尤还是因为等回信的时候整理先祖手记,不经意间翻到的,当时也没在意,世界之大,他们无法去到每一个地方,所以,只关注与自己,与部落有关的事情即可,只是没想到会遇到这事。

一听于尤说起“极寒之地”,邵玄心中就有了猜测。

不管是否存在极地,如果于尤说的是真的,泰河的先祖听说的传闻也是真的,那么那个地方肯定有冰山,而这些小的碎块,或许就是从冰山上分裂出来的。

不过,邵玄猜测,最有可能的是曾经出现的天地灾变,让冰山脱离主体,漂浮在海上,若是气温低而且冰山大的话,它能存在很久。

这些碎块可能是其中一座冰山上的,至于冰山怎么分裂成这么多小块,可能的原因太多,他们也无从得知。

“清一,你在海里游过,见过这些吗?这几个应该是生活在水里的。”多康指着其中两个带鱼鳍的生物说道。

“没见过,在河里也没见过。”清一蹲在旁边好奇地看着那些长相奇怪的虫、兽。

多康见邵玄似乎若有所思,便问道,“邵玄你有什么猜测?”

清一和广义、于尤他们也都看向邵玄,等着邵玄的回答。

“这些……”邵玄指着几个能将内里虫兽形态看清大部分的冰块,说道,“这些可能不是生存于现在的东西。”

“你的意思是?”木伐也走过来。

“它们存在的时期,可能在很久很久以前。”邵玄道。

“很久以前?‘很久’是多久?”木伐追问

“可能数万年,可能数十万、百万、千万年,甚至更久。”

邵玄的话让木伐和多康等人齐齐深吸一口气。他们想得再多,也不会想到这上面去。

一万年对他们而言,已经足够多了,甚至很多部落,有留下手迹的也不过是那时候开始,可“数十万、数百万、千万,甚至更久”?这让他们震惊不已。

如果是其他人说这话,木伐和多康他们肯定会觉得这人胡扯,但说这话的是邵玄!

在诸多猜测上,邵玄说错过吗?

“那那那么久?”多康说话的尾音都在打着颤。

这些东西,竟然比先祖存在得还久吗?

“这些……都是死的吧?”木伐指着地上那些被冰块冻住的各种兽类,说道。

“这不是废话么?被冻住那么久,还能活?”多康扫了眼,将一个已经融化到露出兽毛的冰块拨过来,让人点了火把,加快冰的融化。

随着冰块融化,被冻在里面的那只比成年战士巴掌大不了多少的长着毛的奇怪生物,便完全出现在众人面前,没有了冰的干扰,他们能将这只奇怪的生物看得更清楚。

“这些真的存在很久了吗?看着变化不大。”多康叹道。

“死的。”广义肯定道。

“有伤,被利器直接刺穿了。”多康看着那只奇怪的生物,说道。

他们又将之前捞上来的那些被海中的鱼啃咬得只剩下一半的虫兽拿过来,将剩余的冰用火烧化之后,发现其中有几只身上,也有类似的伤口。长着背甲的虫子,直接从颈部刺穿,类似于鱼虾的,也是直接洞穿,伤口相似。

多康将最开始融化出来的那只小型兽类剖开,发现它的胃里还有一些没消化完的食物,于尤说那应该是某种草。

“它们,到底是被什么杀死的?”多康问。

“谁知道呢,反正肯定是被吃他们的野兽杀的。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木伐说着,让长舟部落的人将那些冰块放在一起,捞了一些没有冻存任何其他东西的浮冰上来,保持低温。

肉被放在寒冷的山洞里,会保持更久,这些不知名的可能来自远古的虫兽,需要在冰里才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如它们被冰封存至现在一样。

多康也同样做,他也想带一些回去做纪念,便指挥着人继续捞。

邵玄将炎角和长舟部落的那些冰块都看过一遍,然后看向海水中。

还有许多冰,有的里面封存了东西,有的没有,有的里面封存的与他们捞上来的相似。

看着那些浮冰,邵玄突然指着其中一块,对旁边正捞冰的人道,“把那个捞上来。”

“大长老你说的是哪块?”捞冰的人不知道邵玄说的到底是哪个。

“我来吧。”邵玄直接动手自己来,接过子,将他看中的那一块冰捞上船。

“这是什么?”多康看着冰里模模糊糊的一团像是土渣的东西,问道。

他们捞冰块,因为船能承载的重量有限,不可能将所有的冰都捞上来,只能选择性地捞一点。

先捞那些能大致看清是什么的冰块,别捞上来千辛万苦带回去融化,然后发现是一团土,那就划不来了。所以邵玄指的那块冰,一直被忽略掉。重复种类的也不捞,都有了一个,还要那么多干什么?反正只是一时兴起,比较好奇,带回去做个纪念而已。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邵玄看着面前的冰块,又看了几眼之后,便递给负责存放的人,“和那些冰一起放着带回去。”

既然是邵玄捞起来的东西,存放的人也不敢大意,就算这真是一团土,他们也会认真、谨慎地对待。(未完待续。)

四川好的治早泄的医院
广州治阳痿去那家医院
昆明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上海包皮包茎哪家医院好
邢台专业治早泄的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