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沧州资讯网 > 娱乐

揭秘也门叛军胡塞武装危机成为代理人之战

发布时间:2019-11-30 08:55:29

揭秘也门叛军胡塞武装 危机成为“代理人之战”

胡塞武装的名字,来自于第一任军事指挥官——侯赛因·巴达尔·丁·胡塞的家族名字“胡塞”。侯赛因·胡塞1956年生于也门北部的萨达省马兰地区。其祖父和叔祖都是当地有名的宗教人士,其父是宰德教派学者,该教派为什叶派分支。

在父亲去世后,侯赛因子承父业,担任宰德教派阿訇。他对当时萨利赫的亲美政策不满,发动政治运动并最终在2004年引发武装暴动,萨利赫当局曾悬赏5.5万美元通缉侯赛因,在他的家乡将其杀死。

随后小他近30岁的亲弟弟阿卜杜勒·马利克·胡塞接过了哥哥衣钵。1982年出生的阿卜杜勒·马利克·胡塞没有受过公立学校的教育,14岁结婚。侯赛因1992年时成立胡塞武装的前身组织“青年信仰者”,阿卜杜勒十几岁开始就跟随兄长侯赛因“闯荡”,20多岁便展现出突出的领导力,在众兄弟中脱颖而出。侯赛因被杀后,阿卜杜勒继任成为组织领导人,并将“青年信仰者”改名为“胡塞武装组织”,以示永远追随他的哥哥侯赛因·胡塞。

阿卜杜勒多次“被死亡”,2009年沙特便宣称在空袭中炸死了阿卜杜勒·胡塞,也门当局也曾表示阿卜杜勒或死于与政府军的交火。然而近日的高调“夺权秀”证明,阿卜杜勒还活着。今年1月他担任攻入也门总统府、抓捕哈迪行动总指挥,出面威逼哈迪接受胡塞武装的政治条件,迫使哈迪“辞职”。接管政府后的阿卜杜勒发表电视讲话说,政治真空被填补,是符合也门人民的利益的。在也门政府的呼吁下,沙特对也门境内叛军武装发动攻击。对此,阿卜杜勒发表声明,指责沙特违反国际法。

阿卜杜勒·胡塞的两个兄弟叶海亚·胡塞和阿卜杜-卡里姆·胡塞也是组织的核心人物。此外,胡塞武装领导的“革命委员会”主席是穆罕默德·阿里·胡塞,他是胡塞三兄弟的堂兄弟,胡塞武装和哈迪翻脸前他曾在萨那工作,负责与哈迪政府接洽,“革命委员会”是胡塞武装控制萨那后自封的“合法政府”,但未得到国际承认,穆罕默德·阿里也因此成为“胡塞当局”名义上的政府首脑,但他在胡塞武装中的实际权力不及前述胡塞三兄弟。

哈迪逃出软禁后,前往也门的港口城市亚丁,宣布“迁都”亚丁。亚丁是效忠也门总统哈迪的武装力量进行抵抗的最后一个主要堡垒。就在数日前,胡塞叛军攻占亚丁部分区域,并再次攻入总统府,不过哈迪早在一周前已逃往沙特。

根据“今日俄罗斯”3月25日发布的向亚丁进军的胡塞武装的视频截图上来看,胡塞武装与一般的反政府武装不同,从中可以看出其已普遍换上制式军服,武器装备也相当精良。

据英国媒体引述亚丁居民的话说,他们看到了扛着火箭筒并有4辆坦克和3辆装甲车支援的士兵进入了卡尔马卡萨区——这是将亚丁市中心和城市其他部分连接起来的一个地带。

胡塞武装在推进过程中,收缴了政府军武器,同时还获得了大批“被认为”是来自伊朗的军事物资。阿拉伯卫星电视台3月20日的报道援引安全人员消息称,一艘伊朗货船在胡塞武装控制的塞利夫港停靠,并在当地卸下了185吨武器和军事物资。此前,伊朗和胡塞武装达成了包括向胡塞提供一年石油供给的经济合作协议,这一军火运输被认为可能是合作的一部分。也门社称,伊朗同时答应向也门提供一座功率2000千瓦的电站。

“今日俄罗斯”报道称,3月25日,胡塞武装攻占了距亚丁不远的一座也门最大空军基地。从公布的画面中可以看到,该基地停放有数架米格-29战斗机。另据法国媒体同道,一架战机25日对也门总统哈迪在亚丁的府邸实施空袭,由此证实了胡塞武装确已拥有自己的空中力量。

也门是拉登老家,而基地在也门的分支也有着不可小觑的实力。胡塞组织是什叶派而基地组织是逊尼派的极端组织,不过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美国。由于胡塞武装一直与盘踞在也门的基地组织分支进行战斗,因此尽管胡塞的标志性口号是“美国必亡,以色列必亡”,西方还是有一些国家将他们视为潜在的合作伙伴。

1/4

2/4

3/4

4/4

虽然胡塞叛军的创建者死于前总统萨利赫政府之手,但是普林斯顿教授伯纳德·黑克尔表示,萨利赫如今也是胡塞武装的盟友之一。萨利赫是也门共和国首任总统,但在1990年前已任北也门总统12年。2011年迫于压力卸任后,如今的萨利赫在也门仍然有权有势,有报道认为他可能会报复在2011年的骚乱期间策划推翻他的那些人。不过,很多也门人预计,如果胡塞成功巩固了权力,他们会与萨利赫的效忠者之间迸发权力斗争。

2004年侯赛因在与政府军交战中死亡,萨利赫政府为防其坟墓为“圣地”,将其遗体安葬在萨那中央监狱里。而2012年其遗体被送至家乡安葬,哈迪还亲自在萨那举行葬礼。不过由于胡塞武装继任领袖指责哈迪“虚伪”、“不让胡塞武装人员参加萨那纪念仪式”,最终不欢而散。

一些西方国家和也门官员怀疑伊朗向胡塞武装提供资金和培训,虽然胡塞和伊朗方面都表示否认,但是仍有不少如胡塞高层在伊朗圣城库姆出现、伊朗飞行员帮助驾驶也门飞机的传言。

这些都足以让沙特方面感到不安。沙特南部与也门接壤,南方邻国被一个亲伊朗的反叛武装取代,沙特对这种可能局面觉醒得太晚了。沙特在2010年曾在也门边界地区空袭胡塞武装。沙特说决不准许伊朗“在该地区煽动教派冲突”,并发誓支持陷入困境的也门总统哈迪。

实际上,当胡塞武装控制红海港口城市塔伊兹后,也门争端就具有了国际化趋势,因为西方和沙特等国不能容忍一个与伊朗有联系的集团控制曼德海峡,特别是在德黑兰已基本控制了霍尔木兹海峡的情况下。

也门军事分析员巴希姆说,“在这种情况下,伊朗将是主要得益者,这将成为伊朗在核问题谈判中向超级大国施加压力的牌。”沙特也将面临问题,招致了这么多强国的敌视,胡塞武装遭到外部打击的命运,其实早已注定了。

沙特之所以果断干预也门局势,除了保护哈迪,与对抗伊朗有重要关系。此前沙特一直不愿直接插手也门事务,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也门境内逊尼派极端势力猖獗,客观上有利于牵制什叶派,而长期以来,逊尼派领导的沙特与什叶派领导的伊朗为中东主导权争斗不休,此次什叶派的胡塞武装在也门不断扩大势力,沙特早就怀疑与伊朗的支持有关。也门总统哈迪日前发表讲话称,迫使他逃离自己国家的什叶派反对分子是“伊朗的傀儡”,伊朗对如今也门国内混乱局势负有不可推卸的。

包括埃及、沙特阿拉伯、科威特等国在内的领导人在埃及举行的阿盟峰会上指责了伊朗,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也称对“伊朗试图控制中东”无法容忍。但是伊朗方面对这些指责都予以否认,并认为沙特等国的“入侵”只会导致更多流血冲突,“在整个地区造成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扩张”。

美国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中东研究负责人约翰·阿特曼说,“潜在的危险是也门可能仅仅是海湾国家合作委员会成员国与伊朗之间的一场代理战争”,“伊朗显然在支持胡塞武装,但是过去10年中,伊朗的支持是有限的,而且也来得比较慢,”阿特曼说,“没有迹象显示伊朗政府把也门看成战略重点。如果要走代理战争的路,那么这场冲突很可能会持续好多年。”(韩旭阳)

科幻
悬疑灵异
德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