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沧州资讯网 > 游戏

魔血妖神 第二章 入山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8:08

魔血妖神 第二章 入山

话説柳浩阳正寻问自己的儿子是否要随星心道士去要入山修行却是他姐姐玉香闹着不许星心道士带走弟弟,被柳浩阳命下人强拉着玉香出去了。

见无愁沉思不语,那星心道士道:“xiǎo兄弟,xiǎo道士入山也不过十多年,xiǎo道只是代师祖接你入山,xiǎo道自然是没资励收徒的。你有什么要求,xiǎo道可用本门心法説于师祖求他老人家定夺。”心里却默默的道“快答应啊,快答应啊,你不答应,xiǎo道回去可要被师祖责罚了”想想上次,不xiǎo心踏坏后山师祖种的一株草,就被师祖要求为他的草药园浇灌了一个月寒冰水,寒冰水产自后山最高峰的寒冰洞,终年冰雪不化,只有取冰出洞方能化水,想想那洞里冰冷入骨的寒气,他就忍不住打哆嗦。

而想起这次下山师祖传音交待自己,如果不能将这个xiǎo师叔带回山,然后想起师祖最后那两声“哼哼”大有你等着看的意思。谁能想到师祖有什么奇思怪招等着自己。

想到这里,星心在心里几乎是祈祷了起来,无愁却道:“去可以,但我有个条件,如果条件不能满足,那道长还是打道回山吧。”那星心张口便问:“不知你有何条件?”无愁道:“我需要我有自由,我要下山看我爹娘时绝不能有人拦着,仅此一个条件,如果不能,那我可与贵山无缘了。”星心终于松了一口气道:“这个不用麻烦师祖他老人家,xiǎo道便能做得主,我等修行之人虽説出家,但本门门规却无不让下山之説,只是我等修行之人踏入修行后,闭个关世上可能就过了数十年,xiǎo道入山时日尚短,父母尚在人世,可有许多同门师叔父母早已过世,况这凡尘之中灵气短缺,大多数人为了修行是不愿下山的。所以这个xiǎo兄弟不须担心。”

于是无愁将入山的事便定了下来,家里上下人都知道了少爷将在三天后随一个仙人入山修行,下人们是这么传的,他们都为他们家少爷能去修仙而高兴,以后在别家的仆人面前也能有diǎn面子“咱家少爷从xiǎo就不是一般人,那是你们家那些纨绔们能比的吗?”再説无愁从xiǎo就没有少爷驾子,与家里的丫头xiǎo子们就能打成一片,要不然怎么能得到全家人的宠爱呢。

所以,每个人都很高兴,除了娇娇大xiǎo姐,比无愁大六岁的姐姐

,柳玉香,她就伤心了,为啥伤心呢?自己最最亲爱的弟弟就要走了,能不伤心吗?当然,这不是她的心里话,弟弟走了,以后趁爷爷午休拿他腰包里的银子去买糖,谁来背黑锅?以后不xiǎo心打破奶奶最爱的花瓶谁来dǐng缸?以后被娘逼着做女红针织谁来给我解围?以后想出去城里游玩谁来带头?好吧,我们的柳娇娇,柳玉香xiǎo姐太伤心了,真的太伤心了。

三天一转眼就过去了。

看着站在大门前的祖父祖母,父亲母亲,柳欢,柳无愁“扑通”就跪下来了,方方正正磕了三个头,“爷爷,奶奶,爹,娘,我会时常回来看你们的。”“姐姐,你是大姑娘了,要听娘亲的话。”全家人的眼里都有了泪花。娇娇大xiǎo姐这次真的是流下了舍不得的泪水。又对后面的下人们挥了挥手,无愁第一次流下了泪水,当然不是因为这个画面感人,他是因为心里激动的,“终于再也不用为姐姐背黑锅了”。其实大人们的心里怎么不是明明白白的,只是xiǎo孩子们的事,他们不説破就是了,谁xiǎo时候没个嘴搀的时候,谁xiǎo时候没犯过错,谁不想有个老是帮自己背黑锅的弟弟?

那星心道士心里嘀咕:“我怎么没记得当年我入山的时候就这么感人呢?”将手中那绿如意一抛,心法一动,那如意瞬息变作一丈,一个优雅的动作翻身而上,对无愁道:“上来吧。”拉着柳无愁手将他拉了上去,口中念个“疾”,那如意便飞射而起。柳无愁回过头,直到家人在眼中变成一个个xiǎodiǎn,才将头转了过来。

説也奇怪,这如意飞速前行,却好似被一股无形的气包围着,丝毫感觉不到一diǎn风迎面吹过。

星心道士似知道无愁心中所想为他解道:“虽然师祖説你天生不凡,但现在你到底还是凡人之躯,我已用内息画了个xiǎo结界,以我们修行之人的躯体是不惧这风的,现在你还未修行,当年我入门的时候我师尊就是这样接我们入门的,当年我们一起入门足有百人,一起站在师尊的剑上,心中是既激动,又羡慕。不想一踏入修行,才知这驭物不过其中的xiǎo道罢了。”

似是回忆起了自己那时一些事,足足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才又道:“对了,xiǎo兄弟,你现在未入门我叫你一声xiǎo兄弟,但收你为徒的不是我师尊,是师祖,所以你入了门,以后见了面,我不免还称你一声xiǎo师叔,我先在这里恭喜了。”心里却乐开了花,以后师祖有什么要求,有xiǎo师叔在前面dǐng着,我们一辈师兄弟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无愁哪里能得知,这个师侄心里想什么,他心态平稳,不悲不亢。不过数个时辰,两人便行到华山脚下,便不再飞行。

却也不见许多人前来游华山,原来游华山是有时节的,时节不到,人是很少的。仙隐宗入门的第一关就是靠自己的双足踏上华山,当年星心一辈师兄弟,足足用了三天三夜最后几乎是爬到山门。

这是星心也不能改的规矩,于是只説了一句,我在半山腰等你,留下一个无语的无愁,便不见了踪影。

一路上都是星心在喋喋不休,柳无愁才乐的不用开口,以为一个xiǎoxiǎo的华山就难的到我吗?我可没跟你説过我绝对不是一般人。我的起diǎn可跟你们跟本就不处在一条线上。虽然在世俗从没表现过,但今天就试试手脚。

双腿发力,便如履平地。看似很慢,实则极快,那星心道士,到了半山腰,不知从哪里摸索出一个烧鸡,刚打开油包,就听身后一个声音道:“星心师侄,话説你一人在这里独享烧鸡,也太不尊敬长辈了。”星心道士嘴张的老大,几乎连下巴都要掉在地上。“原始那个天尊,这xiǎo子不是一般的妖孽啊,简直是妖孽的变/态。”于是这叔侄二人在半山腰享用了烧鸡,几乎又是同时到达了玉泉院。

无愁正不解,明明説是仙隐宗,怎么就到了玉泉院了。你道是为何?下回分解。

蚌埠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荆门好的癫痫病医院
十堰妇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治疗癫痫病方法
荆门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